只有小三學歷的農夫為了扳倒國營企業,特別苦學了16年的法律…不料法院的判決讓人傻眼!



為了守護家園,你能付出多少心力呢?尤其在面臨財大氣粗的財團在自己居住的地方為非作歹,你又能怎麼反擊?事實上多數人面對這種情況,總是在苦無資源下忍氣吞聲地接受這一切,不過對於這名老翁來說,他可不允許自己出生長大的地方白白受到大公司的破壞,而展開了16年來的維權運動,然而只有國小三年級學歷的王恩林,卻在多年苦學法律後,打贏了橫行霸道多年國營企業的官司。


雖然被告的齊化集團有限公司,總資產超過2.33億英鎊(約台幣90億元),而且也對判決提出上訴,不過王恩林表示:「儘管如此依舊要討回公道,為自己也為村民爭奪不受汙染的土地生活。」


據報導指出,60多歲的王恩林住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市的榆樹屯村裡,而他永遠不會忘記2001年的春節前夕自己與村民的住家、農田慘遭齊化集團有限公司所排放的工業廢水淹沒的那一幕。2001年的除夕夜當天,王先生與左右鄰居聚在一起打牌、吃餃子,但突然間意識到他們所在的屋子與附近住家和農田都被齊化集團有限公司排出的工業廢水淹沒了,事後這場工廠廢水外溢實際僅淹了1畝多等地,而遭汙染的土地被認定「長久不能使用」。


除了這宗案件外,在2001與2016期間該化工公司仍繼續將生產後的汙染物排放於該村子,導致當地以農維生的居民開始與大公司搶奪並不寬裕的耕地。事實上該公司每年生產1萬噸聚氯乙烯,排放廢渣量約1.5萬至2萬噸的化學汙染物,讓該村的了71英畝草原殘留電石渣和478英畝的水池殘有化學汙染,村民稱這水池為「大水泡」,4、5公尺深的水泡,一眼望到底,湛藍得與天空同色,卻幾乎看不到魚、鳥和草。村民形容「啥活物都看不著,靜得嚇人」。
因此2001年,王恩林以匿名的方式寫信給當地的國土資源局,檢舉齊化集團有限公司對於村莊的汙染,然而當他與地方官員打交道時,對方一直要求提供實際的證據證明村裡的土地真的受汙染,王恩林自知有理,卻因不知道對方到底哪裡違法,苦無證據。為此他展開了研究法律的艱困路程,開始了長達16年的抗爭,雖然他只有小三的學歷,不過在字典的幫助下讓他開始閱讀數十本法律的書籍,雖然有時候買不起書只好站在書店內看書,並且偷偷抄下有用的法條跑到影印店複印,長久下來為了感謝書店老闆的寬容,他總會拎著一麻袋新鮮的玉米送給書店老闆。

廣告

▼為了榆樹屯村,對於王恩林而言再多的奔波都不算辛苦。


熟懂法律後,王恩林運用學習到的法律知識與各個的政府部門交涉,收集土質被污染的證據,證明村民們的土地長期受到化工公司的汙染,再加上2007年國內唯一一家專為污染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機構開始無償為王恩林等榆樹屯村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經過8年來的奔波終於在2015年1月15日獲得立案,一審中村民勝訴,齊化集團有限公司被判賠償耕地被污染的55戶農戶經濟損失共計約82萬元人民幣(約台幣370萬),平均每戶拿不到2萬人民幣。對於判決,敗訴的公司又提起上訴,此案正由昂昂溪區人民法院中審理。王恩林表示:「我們一定會贏,儘管輸了,我們也會繼續打下去!」

廣告


老實說,這樣的「小額賠償」,造成汙染的公司居然還有臉上訴,真是讓人醉了。希望審理此案的法官能有雪亮的眼睛且公正無私,讓受害的村民討回公道,也讓為非作歹的國營企業得到教訓。分享出去,讓其他人看看這則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搏鬥吧!

網友回覆…


這些文章你也會喜歡…